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动态 > 查看详情

《孙冶方文集》:序

发布时间:2018-01-19

   

 

 

    孙冶方是我国当代卓越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他一生论述甚丰,20世纪五六十年代因提出把计划和统计放在价值规律基础上、千规律万规律价值规律第一条等,在经济学界起到振聋发聩的作用,产生了很大的社会影响。1998年,应山西经济出版社之约,我们编辑出版了《孙冶方全集》5卷本,主要收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孙冶方撰写的文章、研究报告、调查报告、政策建议等。此后,通过孙冶方亲属阅读整理他的日记、手稿、旧作等,发现有相当数量的文稿没有收入全集。为纪念我们敬仰的孙冶方诞辰110周年,我们又对孙冶方一生的作品,主要是经济学作品,进行查找和核实,以《孙冶方全集》为基础,把大量新发现的孙冶方遗作补充进去,按时序排列,形成现在的《孙冶方文集》10卷本,由知识产权出版社2018年年初出版。

    重新出版《孙冶方文集》10卷本,不只是为了纪念孙冶方诞辰110周年,对于更好地了解孙冶方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贡献,对于深入研究当代中国经济学思想史,对于认真吸收中国老一辈经济学家的理论精华,更好地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都是很有意义的。

    在《孙冶方文集》出版之际,我作为孙冶方经济理论的追随者和学生,作为文集编委会成员之一,在编辑过程中看到不少过去没有看到的文章、资料,学习到许多东西。下面拟就以下三个问题,简要谈谈个人的看法。

          

                一、孙冶方是怎样治所的               

 

    孙冶方1957年年末到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所任所长,1964年年底接受批判被剥夺领导职务。他一到所,特别重视和强调经济理论研究要很好地联系实际,要从实际出发寻找研究课题,深入实际调查研究。他专门写报告要求对经济所实行双重领导,即由中国科学院和国家计委领导。后经周恩来总理和李富春副总理批准实行双重领导,他本人列席国家计委党组会议,接受国家计委分派的任务。为了便于研究人员到经济部门做调查研究,他把经济所从海淀区中关村搬到财经部门集中的西城区三里河。他接受李先念等领导同志交办的任务,亲自率领一批研究人员到上海第一机床厂等企业进行调查。他关于固定资产管理体制改革(反对复制古董)和加强经济核算包括资金核算的研究报告,就是深入调查研究后写出的。他在调查过程中,还同李立三、李人俊、汪道涵、马天水、顾树桢等中央经济部门和地方工作的同志多次深谈,征求他们的意见。在孙冶方的带动下,在经济所逐渐形成了调查研究的风气。还有,从上个世纪50年代末到60年代初,孙冶方和薛暮桥、于光远一块发起,针对农村“一平二调”和“大跃进”带来的国民经济断崖式下滑和比例失调等问题,组织经济理论工作者和实际工作者,讨论了社会主义商品生产、价值规律、按劳分配、社会主义再生产、经济核算、经济效果等问题,对全国的经济理论研究工作起到了引航的作用。

    其次,大力倡导标新立异,向传统的经济理论挑战,扭转从书本到书本、从概念到概念、搞规律排队和只限于解释当前政策的教条主义学风。他自己带头创新理论(后面有专门论述),给经济所带来一股淸新的研究风气。他还邀请当时苏联的统计局综合平衡司司长索波里作报告,他对传统的社会主义经济理论和体制持批评态度,主张生产价格论、强调资金核算的重要性等,使我们这些听众大开眼界。与此同时,他对当时广为流行的苏联科学院院士斯特鲁米林关于没有价格与价值的背离就没有价格政策的观点(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国内有从事实际工作的同志很欣赏这一观点),不以为然,认为正确的价格政策恰恰是应力求使价格与价值一致,只有这样,才是真正尊重价值规律。

    再次,以任务带学科带队伍。孙冶方于1960年年初起,接受中宣部布置的写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任务(薛暮桥、于光远也各负责写一本),于是组织全所研究现实经济问题的骨干力量,写《社会主义经济论》,他本人提出与众不同的按马克思《资本论》过程法(即资本的生产过程、资本的流通过程、资本主义生产的总过程,把资本和资本主义改为社会主义即可)展开,以最小的劳动消耗取得最大的有用效果为红线进行写作。在这个过程中,带出了一批年轻的经济学家,他们在中国改革开放后都分别成为一些科研单位的骨干。

 

二、孙冶方治学是如何标新立异的

 

    孙冶方提倡标新立异,他是以身作则的。他发表在《经济研究》1956年第6期的《把计划和统计放在价值规律基础上》一文,就是真正的标新立异,在经济学界引起轰动。他到经济研究所后,提出了一系列崭新的观点和主张,包括:恩格斯1844年在《德法年鉴》上提出的“价值是生产费用对效用的关系”并不是错误的、后来被恩格斯本人抛弃的观点,而是正确的、对准确理解马克思劳动价值论有重要意义的观点;主张以生产价格作为社会主义国家定价的基础;流通部门是很敏感的,国民经济中许多问题,都会在流通过程中首先表现出来,批判部分学界鼓吹的“无流通论”;财经体制的核心问题是作为独立核算单位的企业的权力、责任和它们同国家的关系问题,而不是有人常说的中央和地方的关系问题;凡是在原有资金价值量范围内的生产,是简单再生产,是属于企业(指国有企业)可以自主决定的权利,因此折旧基金应留给企业支配使用,而现实中要求折旧基金上缴的固定资产管理体制会导致出现复制古董的怪异现象;利润是反映企业技术水平高低、经营管理好坏的综合指标,高于社会平均资金利润率的是先进企业,低于社会平均资金利润率的是落后企业;用最小的劳动消耗取得最大的有用效果应作为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红线贯穿始终;千规律,万规律,价值规律第一条;等等。

    孙冶方在经济理论上标新立异,不是偶而突发的奇思异想,而是经过长时期调查研究深思熟虑后得出的。关于固定资产管理体制和重视利润的主张,就是经过大量实地调查研究和总结国内外经验教训后提出的。关于价值理论则除了调查研究、实际工作体会外,还大量的引经据典,与不同观点商榷。他在1959年第9期《经济研究》发表的《论价值》一文,长达三万多字,系统地表达了他对价值和价值规律的独特观点。还有,我们常常看到孙冶方特别喜欢引用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三卷如下的一段话,马克思说,“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消灭以后,但社会生产依然存在的情况下,价值决定仍会在下述意义上起支配作用:劳动时间的调节和社会劳动在各类不同生产之间的分配,最后,与此有关的簿记,将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重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5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4年,第963页)据我体会,马克思这段话说的价值决定,正是价值规律的核心,也是孙冶方反复强调的价值规律的内涵。因此他坚信价值规律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消灭以后,在社会主义社会经济活动中,仍然起支配作用。

 

三、孙冶方经济理论的现实意义

 

    孙冶方经济理论的核心,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千规律,万规律,价值规律第一条。这是在一次批判他的座谈会上,当批判他的人质问他国民经济综合平衡依据的是什么规律时他脱口而说出的,他在197810月还专门以此为题写了一篇文章,发表在《光明日报》上。孙冶方在文中写道,“我这句话虽然是在激动中脱口而出的,然而这是符合我多少年来长期坚持的思想的。”我认为,这就是孙冶方的主要经济理论观点。孙冶方一辈子强调价值规律,并不是有人想象的那样现在已经过时了,恰恰相反,在我们努力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今天,仍然具有重要现实意义。

    第一,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原理历来认为,价值规律是商品经济和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律,是支配市场经济活动的最根本的法则。现在我们正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发展市场经济,就要按市场经济规律办事,就是按价值规律办事。如果我们在经济活动中违背价值规律,必然会受到这样那样的惩罚,如效率低下、竞争力下降甚至亏损破产等。相反,如果我们在经济活动中尊重价值规律,按价值规律办事,努力降低个别社会劳动消耗,提高产品技术含量和品质,就能在市场竞争中处于强势,不断发展壮大自己。当然,我们也要看到,孙冶方对价值规律如何调节社会生产和流通,它的机理是什么,并没有作出有说服力的说明,而这是在中国改革开放中,通过市场机制即放开市场和价格实现这种调节的。

    第二,在孙冶方的论述中,价值由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的规律,其含义是比较广泛的,既包括个别商品的价值由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也包括在社会总劳动时间中,要把必要的比例量用在不同各类的商品上,也就是我们今天常说的,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孙冶方常常引述马克思关于价值决定在未来社会对社会劳动在不同各类生产之间的分配仍起支配作用,也是这个意思。当前我国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就是要紧紧围绕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来进行,实质上正是要更好地让价值规律调节资源的配置。

    第三,价格政策应很好地尊重价值规律。孙冶方一贯反对实行价格与价值背离的政策,要求不断缩小工农产品价格剪刀差,国家定价应以价值和价值的的转化形态生产价格为基础,否则难于正确评价经济活动的效果,难以评价企业的真实业绩。这点至今仍有现实意义。现在占全社会商品和服务97%的价格已放开由市场调节,也就是价值规律调节,在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不断完善的条件下,价格将越来越贴近价值而波动。剩下的3%由政府定价,主要限定在重要公用事业、公益性服务、网络型自然垄断环节,也要尊重价值规律,但不是由价值规律自发调节。这说明,孙冶方当年的设想,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正在逐步成为现实。

    第四,从政治经济学发展史来看,改革开放前,经济学家们在创建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体系时,总离不开规律排队,而且总是把社会主义基本经济规律、有计划发展规律放在首位,贬低和排斥价值规律的作用。1982年,还有一些经济学家拿社会主义基本经济规律和有计划发展规律起主要作用来反对社会主义经济也是一种商品经济。可是,在半个多世纪前,孙冶方就已经提出,无论在国民经济中,还是在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中,价值规律是首要规律。他关于撰写《社会主义经济论》要以最小的劳动消耗取得最大的有用效果作为红线,也是他关于千规律万规律价值规律第一条在构建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中的具体应用。因为在孙冶方看来,价值由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的规律,体现的正是生产费用对效用的关系,如果生产没有社会使用价值的东西,其劳动消耗是白费的,不是社会必要的,不能形成价值,所以他一直认为恩格斯关于价值是生产费用对效用的关系是完全正确的命题。因此我认为,孙冶方经济理论的核心—-价值理论,对于今天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值得大家重视的。这也是孙冶方经济理论重要现实意义之所在。

 2017年10

首页 | 基金会简介 | 评奖活动 | 合作交流 | 孙冶方先生风范 | 著作库 | 公益活动 | 联系我们
任何阅读本网站资讯或以任何方式使用本网站资讯的人、机构、组织均应事先阅读本网站的版权声明与免责声明,并视为无条件接受本网站的版权声明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8 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
本站浏览量: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