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动态 > 查看详情

蔡昉教授:在《孙冶方文集》新书发布会上的讲话

发布时间:2018-01-29


各位来宾、各位同行、经济学界的同行:

大家上午好!首先祝贺《孙冶方文集》的出版,合作出版的这几家单位做了很多工作,我对他们表示感谢!

第一,我们这些单位在孙冶方同志诞辰110周年之际出版《孙冶方文集》是义不容辞的责任。因为孙冶方是我党杰出的经济学家,也是中国社科院的老领导。我们这些承办单位做这项工作是非常有价值的,我们用这种方式来纪念孙冶方同志诞辰110周年非常有意义。

第二,今年也恰好是改革开放40周年。应该说在改革开放之前和改革开放之初,真正在理论上带着我们探索改革开放思想的,就是孙冶方同志等老一辈的经济学家。因此,这次纪念活动也是恰逢其时,一是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在理论上进行总结,可以明晰一脉相承、与时俱进的中国特色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发展脉络。另一个恰逢其时是,习近平总书记要求我们创建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我认为,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从毛泽东同志的探索到包括孙冶方同志在内的老一辈党内经济学家的探索开始,直到今天有了新的创新发展。

刚才剑阁理事长也归纳了孙冶方的探索精神,我觉得今天我们仍然需要这种大无畏的理论探索精神和坚持真理的精神,这是要向孙冶方学习和发扬光大的。我从学经济学开始就把出版的有关孙冶方的作品几乎都读了。所以,我想补充一点的是,我们从孙冶方论著可以看到他的理论具有强烈的问题意识,这恰好是习近平总书记要求我们创建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一个重要的方法论,即问题导向。例如,他讲重视经济规律特别是价值规律,一方面,当时的经济学论证的方法是特殊的,是要从马克思《资本论》里找依据,以此来论证自己的观点。但是,他问题的提出,都是在计划经济条件下的不尊重价值规律产生的各种各样认识问题和实践问题。那时,虽然还谈不上彻底否定计划经济,孙冶方同志从问题出发,从尊重价值规律这个命题出发,来讨论计划经济条件下的弊端,能够在那个框架之内修补或者改进当时的计划经济,我觉得这是一个问题导向的基本方法论。我们今天仍然要坚持这个方法论。

应该说,我们今天讨论问题的语境已经跟孙冶方同志工作的时代不一样了,那个时候,应该在某种程度上说,他更多的还是关注价格如何反映价值。因此,大部分情况下讨论的还是价格问题、产品的生产和流通问题。今天,我们经过了40年的改革开放,价格经过一些波折以后,其实在90年代初期,一般产品的价格基本上都放开了,大多数情况下不再有计划定价了。随后,我们也逐渐形成了劳动力的市场,特别是在90年代后期,通过国有企业的就业制度的改革,我们打破了铁饭碗。今天,我们基本形成了一个可以运作的劳动力市场,随后,我们发育资金市场和资本市场,整体上生产要素市场也逐渐形成。但是,生产要素市场是不是完全符合市场起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还有很多问题存在,需要继续研究和讨论。

再一个就是我们今天还要谈到更广义一些的资源配置。我们今天面临的问题,是任何企业、任何所有制形式能不能在所有的竞争行业中自由进入和自由退出。虽然大原则上说是可以进入的,但是资源垄断和各种行政关卡让它很难进入。这样,就会导致寻租行为,寻租行为会干扰正常的市场配置资源。更重要的是,是不是任何竞争性领域都可以自由退出、容易地退出、机会均等地退出。也就是说,企业在平等的竞争条件下优胜劣汰,如果生产率高就留下来,并且能够利用更多的生产要素,如果一个企业的生产率比别人低就应该停止生产,或者退出,或者破产。这些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很难,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处理僵尸企业。这里遇到的,归根结底还是价值规律。

那么,我们今天是在更好的条件下探索这些问题。首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已经明确了,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的作用,那么这也就已经是前所未有的肯定了市场、肯定了价值规律。当然,我们将政府更好发挥作用。原则是定了,但是现实中,包括中央政府部门和地方政府还没有学会怎么让市场发挥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不仅在价格决定中,产品价格和生产要素价格,更包括对企业的评价中,对市场优胜者和被淘汰者的评价中,还没有学会用市场办法来进行。我们要实现经济增长方式转变,要从依靠要素推动转向生产率驱动和创新驱动,在这个时候,本来是要用市场的办法来选择最优、淘汰落后,但是,往往我们政府习惯了要发挥主动作用,因此往往会人为地去选择赢家,这样,生产要素的配置就不是由市场机制决定的。

我们今天面临的任务是,既要总结过去40年改革开放特别是市场化的成功经验,同时也应该找出我们为什么还没有在“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这个问题上根本破题。习近平总书记说十八届三中全会改革任务的时间节点是2020年,现在只有三年的时间,所以,在这个时候更加需要大无畏的探索精神和坚持真理的精神,能够在“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这个问题上真正能够破题。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既有经济总量目标也有民生目标,也需要为了保持中国长期可持续增长,而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这就要形成完善更加定型的经济制度和政策体系。因此,我们探索的路还很长,在这个时候,我们学习孙冶方同志的精神、学习他的问题导向方法论,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我就说这些,谢谢大家!

(录音:张帆;王昊根据录音整理,本文已经蔡昉教授审阅)


首页 | 基金会简介 | 评奖活动 | 合作交流 | 孙冶方先生风范 | 著作库 | 公益活动 | 联系我们
任何阅读本网站资讯或以任何方式使用本网站资讯的人、机构、组织均应事先阅读本网站的版权声明与免责声明,并视为无条件接受本网站的版权声明与免责声明。
Copyright © 2018 孙冶方经济科学基金会
本站浏览量: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